【6月主題人物】走出自我世界,和妳直至天涯海角──郝譽翔

2020/06/24

👉 歡迎加入奶熊telegram 

郝譽翔,她在1996年以短篇小說〈洗〉得到第十屆聯合小說新人獎,在文壇嶄露頭角。作品類型橫跨小說、小說、散文、論文、劇本,也常獲得極具能見度的文學大獎,是台灣五年級世代的重要作家。

她是個熱愛旅行且崇尚自由的個人主義者,在當上了母親之後,6年間帶著女兒走遍了20幾個國家,對於一般媽媽而言,這根本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郝譽翔的作家之路|

1980年代,當時最知名的「中國時報」與「聯合報」所舉辦的文學獎極具指標性,是進入文壇的門檻,每個嚮往作家之路的年輕人無一不以此為目標。那時文人與知識分子都是眾人仰望的對象,也是社會上的意見領袖。

對於從小就喜愛寫作、閱讀的郝譽翔而言,「作家」是個多麼令人嚮往,卻又如此遙不可及的夢想。「我這輩的大概都是這樣,因為喜歡所以參加文學獎,得了文學獎就不知不覺進入文壇,再來出書──我只能說這就是一條自己喜歡、並持續在追求的道路。」

|用書寫追尋自我|

有別於極具影響力的四年級,文壇的五年級輩,被著名的文學評論家黃錦樹稱之為「內向世代」,作品風格偏向探尋封閉的自我世界,相對憂鬱。時代氛圍或多或少影響著作家們的作品,這個時期的寫作變得自我,書寫就是一種追尋自我的方式。

《逆旅》、《幽冥物語》、《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是她個人的生命三部曲,她爬梳著自己的成長經歷與家庭對她的意義。在她的原生家庭中,多的是八點檔劇情,使她對於「家庭」沒抱那麼大的期待,「婚姻」之於自由慣的她而言,也只是「賀爾蒙驅使」的理科答案;而「生子」,從來就不在選項中。

「我不想要我的人生還要為另一個人服務。」曾如此發下豪語的她,卻在撰寫《溫泉洗去我們的憂傷》時,以40歲高齡懷孕了。體內的新生命曾讓她一度茫然,但更喚醒了她心中從未有過的感受。

與小虎在杜鵑亭溫泉。

「我不是一直再幻想我們家族故事的結局嗎?原來,這就是答案,上帝所賜給我的美好結局:一個純淨無暇的新生命。」最後她在這本書中的自序如此寫道,她的女兒,或許是來拯救她憂傷的人生的。

|我想用旅行帶女兒看世界|

初為人母的她,一開始也同一般媽媽一樣看了很多教養書、加入媽媽群組討論各種教養方式,也努力讓手足無措的先生加入她和女兒的世界;2017年出版的《和妳直到天涯海角:帶著女兒用旅行張望世界》,是她首度以「母親」的身分去書寫,內容不再同過去作品,而是用充滿溫暖的筆調,記錄與女兒一起旅行的過程。

當媽媽這件事讓她從自己的灰色世界走了出來,也正是因為透徹了解過自己,當她反問自己希望給女兒什麼時,她想到的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兩件事:閱讀與旅行。

「從閱讀到旅行,是我在孩子6歲以前和她一起做的事。」在旅行的路上總是能學到不同於書本上的知識,她也期望女兒人生的起點是能夠自然滋長出對外界敞開的心胸,長成一個自由、快樂、正向,喜歡一切美好事物的人。

與小虎在東京地鐵。

當然很多人會說,6歲以前孩子根本沒有記憶,旅行全是白費的。不過她相信知識的獲取要建立在經驗之上,經驗過的事情會在腦中留下一些印記。一直到今天,她和女兒可以談論各個國家發生的事情,原因也只是因為女兒的經驗得到呼應,在她小小的腦袋中串聯了起來。

與小虎在阿拉斯加。

「而且,就算小虎記不得這些事,又有什麼關係呢?因為我會記得。」或許小虎長大後也跟她年輕時一樣喜歡獨闖天下,或許也真的記不得小時候去過哪些地方,但又如何呢?做父母的無非就是和孩子一起累積回憶,最後再學會如何放手。但那些回憶真的會消失嗎?也許那些都將成為正能量,陪孩子度過人生的每一個難關。

|致女人們|

她認為,晚婚並非壞事,除非遇到很理想的對象,20幾歲的時候專心為事業打拼,30歲以後再結婚是好的;即使婚後選擇以家庭為主,都要讓自己有經濟自主權,同時要保持跟社會的互動、不斷學習新知。同時這也是個很好的身教,讓孩子一直看見不斷努力、不斷求知的自己,自然而然就會被影響。

除此之外,她覺得「成為父母」才是夫妻之間真正的考驗,這時會顯現出兩人真實的價值觀,也會開始有責任感,而這些在戀愛的過程中是沒辦法發現的,最好的方法就是觀察另一半的家庭關係,因為原生家庭會為一個人帶來他自己也不曾發覺過的影響。

身為父母,總想為孩子留些什麼,而郝譽翔用筆和旅行為女兒的人生起點留下了精采的一筆,相信在小虎長大之後,這份回憶、這份心意,會是陪伴她一輩子的最棒的禮物。

 

>>

郝譽翔

畢業於國立臺灣大學中國文學系博士班,現任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創作系教授,台灣文壇五年級世代的重要作家。熱愛旅遊、運動、主張不婚不生,如今卻成為了女兒控的作家媽咪。

 

隨時接收更多育兒文章 👉 

照片來源|奶熊工作室、郝譽翔提供

奶熊工作室|採訪編輯Byacing|採訪拍攝LeeMo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