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教室裡的繪本課 – 繪本中的人性 Pig the Fibber

2020/06/15

👉 歡迎加入奶熊telegram 

Aaron Blabey是澳洲的暢銷繪本作家,他擅長以生動靈活的表情,逗趣且戲劇化的畫面抓住讀者的心,故事笑點不斷,又很有些回韻的深度。Pig系列是他的代表作之一,Pig 是一隻鬥牛犬(Pug),生性自私,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說謊、陷害朋友,花招百出,堪稱暗黑大帝。這樣的人身邊總有一個與他對比的天使,Trevor是一隻善良傻呆的狗,將Pig當成好朋友,然而被Pig誣陷多次之後,終於他也忍不住問Pig “Why do you do this? I thought we were friends.”( 我以為我們是朋友),好傷心的問號,但Pig只是轉過身,冷冷地丟了句 “Whatever!”(隨便啦!)

某天Pig又開始動歪念頭,企圖獨佔一大袋餅乾,卻作繭自縛,被保齡球砸傷。嚐到教訓的Pig,從此不再說謊,Trevor仍然當他是好朋友。故事到這裡結束了,我的好奇心又開始了,半熟期的青少年們怎看這故事呢?照舊先從閱讀開始!

暖身活動 Draw and Write

連結讀者的生活經驗常用於閱讀前的暖身活動,我請小孩們回想自己是否曾有說謊的經驗,將經驗畫下來,並以簡短的文句敘述。小孩們的生活經驗比較單純,說謊的經驗多半與偷打電腦、騙媽媽作業寫完了、貪看小說有關;Mandy因為偷懶不想上學,打電話跟老師請病假,謊稱生病。
  • I once tell a lie. When I was playing the computer, I said to my mom “I didn’t play the computer. (圖一)
  • I once told a lie. My mom asked me “ Did you practice the violin?” I answered “Yes!” Actually I did not practice, because I was reading the novel. (圖二)


左:圖一 / 右:圖二

  • I once told a lie to my mom. I told her I finished my homework, but I didn’t finish my homework. (圖三)
  • I tell a lie to my teacher because I don’t want to go to school. (圖四)


左:圖三 / 右:圖四

原本我的計畫是先以塗鴉發想,再寫文字敘述,結果小孩們都先寫句子,寫完才畫圖,且不自覺就畫成對話式的漫畫。

朗讀活動 Read aloud

這本繪本的文字不多,於是我採取輪流朗讀的策略,每人輪流讀一頁。社團的上課時間是放學後,正值小孩肚子餓的時間,通常我會準備點心,所以朗讀時間也被我們稱作 Pet Feeding Time,唸完一頁吃兩片小點心,而且還要假想自己是某種寵物回答老師的問題 “What pet are you today?” “I am a cat.” 點心的吸引力真的很大,每當我拿出點心,問 “Who wants to read the first page?” 小孩們都搶著舉手說“Me!” “ Me!”。朗讀時遇到不認識的字,我的原則是不急著示範正確讀音,先鼓勵小孩們利用拼音規則試著唸。雖然對這群小孩們而言,這本繪本的文字有些難度,但光看插圖就能理解故事,因此我沒有講解字彙和句意。

比手畫腳 Charades

朗讀兩遍之後,利用比手畫腳的遊戲進一步認讀字彙和理解文意。一位小朋友表演老師所指定的句子,例如 “He blew off. It was stinky and grim.”,示範的小朋友演出放屁很臭,其他的小朋友則根據他的表演,從書中找出敘述這個動作的句子。我發現 “It was him!”這個句子被猜對的比例最高,示範的小朋友僅抬手一指,大家便猜到是這句,“He shattered a beautiful vase full of flowers.”這句猜了很久都沒人猜到,台上的示範小朋友努力地搖擺裝瘋癲,大家卻一直以為是He has been crazy for hours.” 根據長年教學經驗,結合肢體動作的遊戲都很受小孩們歡迎,思索著如何表演的當下,或者拼命猜答案是哪一句,興奮的吶喊反應大家的熱烈參與。多媒體資源普遍的時代,回歸身體的質樸學習活動,何嘗不能鼓動學習動機。

吹牛遊戲 Fibber Game

字卡遊戲一向是小孩們期待的活動之一,利用名片卡可以設計很多字彙遊戲。有時他們也會建議一些遊戲,這次有人建議玩「吹牛」,我靈機一動,想到剛好這遊戲可以讓Fibber這個字派上用場。Fibber字意,進行猜測字意時,大家都沒猜到,還有人說Pig是FBI!於是我請大家閱讀第一頁的文字敘述“he would often tell lies just to get his own way”,以及第二頁的 “And when he would fib he was awfully clever.”,並請大家想一想這個故事的大意,終於Mandy意會了,大喊「我知道!liar!」

材料準備:

  1. 一盒名片卡。
  2. 讓學生自行從繪本中挑選字彙,製作字卡,每個字做成四張卡。

遊戲的方式如下:

  1. 所有人圍成圓圈而坐,將所有的字卡平均發給每一位學生,如果拿到四張相同的字卡便需重新發卡。
  2. 其中一人先出卡,一張到三張皆可,出卡的同時必須說一個字彙。
  3. 第二位同學有兩個選擇,一是繼續出卡,但必須說和第一位同學相同的字彙;二是說 “Fibber”,亦即抓第一位同學所說的字彙是否和他出的字卡符合,如果第一位同學所出的卡與所說的字彙符合,表示他沒吹牛,第二位同學便得拿走第一位同學所出的卡;相反地,如果第一位同學真的吹牛,就由第一位同學拿回所出的卡。
  4. 依此類推,最先出完卡的人獲勝。

延伸活動 Memes

兩個延伸活動都是寫作練習。第一個延伸活動:製作Meme,亦即現今網路上很流行的加標題的圖像。我請小孩們從這本繪本中選自己最喜歡插圖,然後為那張圖發想一個標題或短句,再利用網路上製作Meme的軟體,將圖像加上句子。看完大家的發想,突然很想建議作者Aaron Blabey可以出版Line圖貼或Meme當周邊產品。

圖一是Benjamin的發想,他認為Pig的表情看起來很警戒的狀態。圖二Phoebe的發想,她說Trevor抱著Pig的這張圖讓她覺得友誼很重要,但她的原句太長,於是我幫她修改為Friendship Matters!


左(圖一):ALWAYS KEEP ALERT! / 右(圖二):Friendship Matters!

圖三和圖四意思類似,尤其圖四的句子 “If you get in a trouble, just say “It’s him!”完全點出這個故事的精髓。


左(圖三):NOT ME! / 右(圖四):If you get in a trouble, just say “It’s him!”

  • 以上圖片因著作權因素,爰以圖片搭配文字方式呈現。

 

延伸活動 Creative Writing

第二個延伸活動是短文,題目是What else do you think Pig will do to get his own way? 除了書中提到的行徑,Pig可能還會耍什麼心機呢?原以為這個任務很簡單,結果小孩們苦思了一節課「還有什麼事可能是Pig會做的?」從這次的寫作過程我發現閱讀 (input) 不等於產出 (output) ,中間得經很多歷程,例如熟練字彙、例如造句,寫作需要一步一步引導。作文的困難不僅在於語言能力,腦中必須有畫面,心裡必須有感受。創意來自體驗、觀察與感受,繪本提供孩子接觸實際生活中未必能有的體驗、視覺刺激,以及激發創意。Mandy的發想呈現小孩的實際經驗,在泳池中偷尿尿是小孩會做的事,她結合繪本的角色,將生活經驗轉化成一篇有趣的故事,創作往往由此開始,不是嗎?!

故事討論 Story Discussion

一開始我讓學生針對故事內容自由提問,但不知是否討論的那節課總是搶先發表的Benjamin剛好感冒缺席,少了一個帶頭發言的人,大家沈默了好一會兒。終於,Phoebe舉手了,她問:「為什麼他(指Pig)做壞事都說是他(指Trevor)的錯,可是他(指Trevor)還是要跟她當好朋友?」,我說「她搶了我的問題」,Yoda說「她沒有點心了」,大家笑了起來。Mandy回應Phoebe的問題:「因為他(Trevor)只有一個朋友」,Peggy說:「他是一隻純潔的狗」。我指倒數第二頁,問:「如果你是Trevor,Pig傷害你之後,你還會這樣抱著他嗎?」,大家不約而同說不會,但Peggy說:「我會感謝他幫我拿狗餅乾」,Yoda說Trevor之所以抱Pig有可能因為「他的肚子太軟,靠在這邊很舒服」。

接著我又問:「在真實生活中,如果你是Trevor,你會接受這樣對待你的朋友嗎?你有時候會做類似Pig做的事情嗎?」Mandy說「我什麼都不會做」,Yoda說「我會看Pig有沒有錢,有沒有才識」,Yoda的話讓大家噗哧大笑,我反問他:「你的意思是如果一個有錢有才識的人這樣對你,你是OK的?」Yoda回答:「沒錯」,又說第二個問題還是一樣的回答,如果對方沒錢沒才識,他就會欺負他,Peggy在一旁說:「好現實喔!」Phoebe說:「我不會和他做朋友,因為他對你這麼不好,以後你只會越來越傷心,不會越來越快樂。」,Yoda問她:「那如果他有錢有才識呢?」,大家又一陣大笑。Phoebe又說:「我也不會做和Pig 一樣的事情,因為以後只會越來越少朋友」,此刻Mandy補充了一句「人的心靈是不可以被污染的。」

我問大家有沒遇過像Pig一樣自私的人?Mandy說她其實也不知道,一定有吧?!Peggy很肯定說「有」,還有其他五個人也表示有遇過。我請大家舉例,Phoebe說在自然課的時候,幾人一組,她同學一直做自己的事,都靠她抄問題。Peggy說:「自私喔?在我們家洗澡完就要去睡覺,我妹很不喜歡睡覺,所以每次就會故意作業寫很慢,讓我先去洗澡。」Mandy說:「我知道有一個案例,就是有兩個人一組科展,一個人說好今天是他記錄,如果一天沒有記錄就要被出局,結果那個人就說他要去補習所以沒有記錄,害他們又要重頭開始。」
聽完大家的遭遇,我問:「有誰很確定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像Pig一樣?Mandy: 大聲地說「我!」有三個人很確定不會,有六個不確定,Yoda自覺有可能像Pig一樣。我又問:「誰遇到像Pig一樣傷害你的人之後,還可以繼續和他做朋友?」Mandy又很快舉手說「我!」,三個認為可以,四個確定不會繼續做朋友。Nick 說:「他做的事我幹嘛要承擔!」我問他:「所以他傷害你就不是朋友了?」Nick說:「是朋友,但前面要加一個壞」,我問:「壞朋友也是朋友的一種嗎?」Peggy解釋:「朋友裡面的黑名單」,Mandy說:「我覺得全部都是朋友」,
我問他們對朋友的定義是什麼?Yoda說:「就是你認識他,和他有過互動。」
我問:「所以還會繼續和Pig這種人做朋友的原因是?」,「要看他有沒有錢」Yoda的回答又引來大家一陣笑,Mandy說:「人人都可以當作朋友,不可以排擠別人」,Yoda說:「你未免心腸也太好」,我提出疑問:「但這樣也不算排擠吧?如果他已經傷害你呢?」,Mandy說:「他還是朋友,只是他不是最好的朋友。」Peggy說:「我會慢慢疏遠他」Mandy說「改變他」,Johnny問:「那他不改變咧?」,Mandy說:「那就bye bye」,Yoda問:「如果他是多重性格怎麼辦?一下好一下壞」,Melody答「要看情況,看他做的壞事有沒有很嚴重,如果沒有,我就會想辦法改變他,如果他不行,就只好放棄了」,Yoda補了一句「放棄治療」。Sam說:「因為他很自私,沒有信用,如果我借他東西,他就直接把它拿走。」,我問:「所以沒有信用的人你還會繼續跟他做朋友嗎?」大家說不會。
最後我問大家:「你們覺得這世界每一個人都是好人嗎?」Mandy說:「當然不是啊」,Yoda說:「當然不是啊,不然怎會有人殺人呢!」
進行討論的那堂課之前,我剛好看了電影「血觀音」,再看 Trevor抱Pig的這張圖,覺得感慨。為了己利,一再說謊陷害朋友,最後卻仍能擁有朋友的擁抱,真實世界,這是十輩子修來的福氣吧!我私心猜測作者安排這樣的畫面當結尾,想表達的或許比 live happily ever after還多吧?
繪本很神奇,文字與圖像交織出豐富的意涵,一個看似簡單好笑的故事,小孩、大人看了詮釋各不同,這正是促使我七年前設立繪本社團的初衷之一,和小孩們一起閱讀,一起體驗繪本中各種人生議題。這隻表情戲劇化十足的暗黑狗,或許在他們日後人生中的某處某刻會不其然浮現,而此刻的討論也許將是他們未來做某個決定的初心。

北市大附小英語教師 黃亦孺 Betty Huang

📍本文轉載自 Scholastic Asia,原文請見以下連結:

隨時接收更多育兒文章 👉

奶熊工作室|整理Sämuel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