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文青的繪本奇想-月光下的送報男孩

2020/05/27

一看到《送報男孩》(The Paperboy,1996年)的封面,我就知道我會愛上這本繪本。封面上半月高掛,天空深藍,樹木、人家都沈睡,只有畫面上的黑人單車男孩與他的狗動著,彷彿隨時要衝出畫框。夜色沈靜,男孩與狗為何行色匆匆?

原來,他是送報男孩。美國繪本作家Dav Pilkey作品數量驚人,最知名的作品為《內褲隊長》(Captain Underpants)系列,但他在這本《送報男孩》展現了迥然不同的畫風,比照相對,實在是很難相信這些畫作出自同一雙手,顯示Dav Pilkey的筆觸多變。《內褲隊長》熱鬧詼諧,《送報男孩》沈靜無語,甚至有點悲傷。

《送報男孩》以深藍、煤黑、墨綠、深紫色調,一頁一頁勾勒夜的輪廓,描述夜與日交界之際,全世界依然熟睡,黑人男孩與他的愛犬卻必須起床挨家挨戶送報,直到天方明,世界慢慢甦醒,他才完成送報任務,爬回溫暖的床鋪,回到溫柔的夢鄉。

👉 歡迎加入奶熊telegram

 

我大一的室友C當過一陣子的送報生,清晨四點就必須起床,趕到指定地點開始把廣告頁夾入每一份報紙,然後趕在六點前把報紙送達訂報人家。這是一份極為辛苦的勞力工作,需要體力與毅力,寢室裡所有人都酣眠,C卻必須掙脫床鋪的強力膠,逼自己上路送報,一路慢慢擺脫尾隨的睡意,賺取微薄的薪水。
《送報男孩》主角是位非裔男孩,雖然作者沒用文字說明,但年紀這麼小就必須付出勞力,表示男孩的家庭屬於中下階層,需要男孩送報貼補家用。作者沒給男孩燦爛的笑容,卻給了他早熟、認命的表情與身體姿態,抵抗濃重睡意,奮力騎乘單車,完成送報任務。「勞動」是此繪本的重要主題,讓孩子透過閱讀,進入勞動的世界,透過書頁體會勞動者的辛勞。勞動並不浪漫,送報並非薪水優渥的工作,於是夜色沈重,色調憂鬱。孩子們若能體會勞工的辛勞,或許就能滋生同理心。
幸好,男孩並不孤單,有狗相伴。這隻狗扮演重要角色,牠陪小主人早起,一起吃早餐、出門送報,忠心守護,成為夜色裡最溫暖的存在。生活的重擔跟夜色一樣沈重,但忠犬一路相隨,路途似乎就不那麼遙遠,故事也輕盈一些。

電子介面慢慢取代紙本報紙,各國都面臨報紙訂閱量大幅下滑的窘境,紛紛轉向網路,希冀建立全新的電子媒體王國。看看台北捷運車廂,誰不是低頭與手機戀愛,韓劇、電動、交友、調情?紙本書籍在捷運裡集體消逝,各個世代手中都無書,連報紙也極少見。送報此職業將來很可能會絕跡,一切新聞推播到手上的電子載體,印刷成為遙遠的記憶,送報男孩再也無須早起,下一代的孩子,可能會看不懂這本繪本。
我忍不住回想,小時候家裡每天的報紙,到底是誰送來的?我只記得早晨拉開鐵門,不論晴雨冬夏,都會有一份報紙躺在門口,如果當天早上下大雨,送報人還會貼心地用塑膠套包好報紙。我們幾個兄弟姊妹爭著看報紙,影劇花邊,國際大事,副刊文學,邊吃白粥邊讀報。我從來沒想過也沒看過,報紙是誰送來的?
送報男孩無人知曉,幸好,月光記得他,夜色記得他,狗狗記得他。

文:陳思宏

📍本文轉載自 Scholastic Asia,原文請見以下連結:

隨時接收更多育兒文章 👉

奶熊工作室|整理Sämuel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