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逆文青的繪本奇想-小霸王的告白

2020/05/26
Nick Bland的繪本《豬國王》(King Pig),不只寫給孩子,還獻給處於權力核心的成人、苦心服侍老闆的屬下。
《豬國王》主角是乖張執拗的豬國王,配角是豬國王手下的一群悲苦黯淡的羊群子民,眾星拱月,一群愁眉苦臉的綿羊,晝夜照料國王。豬國王脾氣暴戾,為所欲為,羊群子民忠心耿耿,臣服於他的支使,盡全力滿足國王所有無理的要求。享盡榮華富貴的豬國王卻不滿足,他發現,無論他怎麼做,他的羊子民卻都不喜歡他。他於是更處心積慮,想盡各種方法讓自己外表更體面,逼羊子民進貢身上羊毛,裁製華麗衣裳,讓他穿上高級訂製服,如巴黎時裝週的超模,一身時尚華服閃爍。
但,被奴役的羊群依然不喜歡他。

👉 歡迎加入奶熊telegram


King Pig 內頁
讀《豬國王》,實在很容易想到當今幾位國家領導人。歷經上世紀的血腥世界大戰,當今人類追求和平,民主是普世價值。但民意脆弱,一經煽動很容易就演變成民粹。以民主制度自豪的國家,選出了滿口胡言的狂人總統。打著安定、和平旗幟,狂人領導人限制人民自由,甚至鼓勵私刑。亞洲、非洲、美洲、歐洲,各地都出現了宛如豬國王的領導者,他們身穿名牌服飾,濫用權力,視人民為僕役。不管作者Nick Bland是否有意,但《豬國王》對照當今國際局勢,充滿了政治指涉。我想我也不用指名道姓,你們一定都想到了那幾位很愛對著麥克風大噴口水的國家領導者。
獨裁者無法理解,權力代表責任,人民賦予管理權,是託付,領導者背負重大責任,必須小心揮舞手上權杖。豬國王一直感到惶惶不安,擔心子民不喜歡他。很多獨裁者都跟豬國王一樣,不安度日,怕被暗殺,擔心媒體拍的照片不夠好看,在意身上的行頭夠不夠黃金閃亮,關心排名排場,一直對自己催眠「大家都愛我」。


King Pig 內頁

《豬國王》不只影射政治獨裁者,也可指向公司的蠻橫老闆,學校的凶悍師長,班上的霸道同學,家庭中的施暴者。
獨裁者能為所欲為,往往就源自人民集體縱容。繪本中的羊群是一群只懂順從的奴隸,被殘任對待,卻從不知道自己能發出反動的聲音,團結推翻暴君。這一群羊只是不斷地滿足豬國王的各種不合理要求,無法反抗的子民,繼續奴隸生涯。
《豬國王》是一本能讓讀者思考「權力、位階」的繪本,父母該和孩子們討論,如此的主僕權力結構,是否豬國王與羊子民兩方都該負責?一方霸道,一方縱容。如此嚴明的位階,有辦法翻轉,或者鬆動嗎?請父母鼓勵孩子們掙脫傻羊命運,人生總會遇到豬國王,請表達不滿,爭取自己權益。
書中的豬國王造型爆笑,每次登場的服裝都宛如開萬人演唱會,身穿高級訂製服登場,造型誇張,睥睨羊群,簡直巨星。巨星以他人的過勞,成就自己的華麗。書末,他的孤獨終於吞噬了他,整個王國都聽從他,他卻沒有任何朋友。孤獨中,他終於找到了自己一點點溫暖的人性。

King Pig 內頁
讀《豬國王》,我其實也想到了自己。
我來自絕對重男輕女的鄉下家庭,母親生了七個女兒,我哥排行第八降生,我第九殿後。我這么子極受寵,全家都讓我,我根本就是個小霸王。我清楚記得一件童年往事:姊姊們守在電視前看瓊瑤連續劇,我卻吵著要轉台。連續劇正高潮,我卻在電視機前大哭大鬧,姐姐們專注看戲中男女痴愛,不理會我。我用哭聲引來母親,此招果然奏效,母親叱罵姐姐們,逼她們轉台。
我這個小霸王,一直要等到長大之後,在學院裡讀了性別文本,接觸女性主義,聽女生朋友們因為性別弱勢吃過的虧與苦,我才忽然理解自己是豬國王。慢慢地,我開始培養同理心,傾聽別人,體諒別人。我還在學,一直都在學。

 


King Pig 內頁
讀《豬國王》,請誠實問自己,我是不是豬國王?或者,我是隻傻羊?
很不幸的是,現實生活中的豬國王很少會醒悟,「良心發現」有時真的只會出現在童話裡。傻羊們,別再逆來順受了,別苦等國王突發慈悲,小小羊蹄,藏有推翻獨裁的力道。

文:陳思宏

📍本文轉載自 Scholastic Asia,原文請見以下連結:

隨時接收更多育兒文章 👉

奶熊工作室|整理Sämuel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