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變壞就好」是種不抱期待,帶有欣賞的期待才能讓人改變

2019/09/18

前兩星期的研習,講師舉例:「不會唸書沒關係,不要變壞就好」,這種看似寬容的期待,其實隱含對對方的不抱期待(這個觀念我很認同)。

「不要變壞」並沒有給出你想像、你希望他可以活出什麼美好的生活,只有隱隱傳遞出「你不要給我添麻煩」的失望。換句話說,這句話讓人感受不到「你是站在我這邊」。哪天反目的時候,他可能還脫口罵你:「你只想到你自己!」(即使你沒有這個意思,但聽者容易這樣解讀)所以,被這樣「期待」過的青少年,很難不繼續「變壞下去」。

類似的句型還有:「不想上學沒關係,不要不吃飯就好」、「交不到朋友沒關係,不要被排擠就好」說者無意,聽的人卻覺得無力……也許覺得很冤枉,做父母師長的已經很努力不去評判孩子了,為什麼孩子無法體貼自己的用心?因為,寬容可以減少敵對與距離,但人類行為的驅動還是要靠其自身的渴望。

為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去努力,才是最能感受到自身存在意義的。況且,如果要為他人努力,前提是要能先感受到你是想和我站在一起而不是只擔心我會碰上麻煩。

沒有真正的期待,就不能喚起真正的渴望;
沒有真正的渴望,就很難促成自發的改變。

如何看見對方真正的渴望,而給出我們真誠的期待?這考驗著我們對世界的想像、見識與價值觀。

如果我們對成功只有一種想像(成績好、工作好、有房有車有兒有女、賺大錢);

如果我們對真善美只有一種標準(不要有主張,乖乖聽父母師長的話,守己認份),

我們便很難陪他看到主流世界以外能讓他感受到自我價值的理想和渴望。

舉例來說,我發現我對擅長棒球的少年特別合得來。

可能因為我本身就是個棒球迷,我知道棒球技術本身有多難,所以對他們的棒球能力都深感佩服,我可以用棒球世界的角度去欣賞他的長處,並衷心期望他們能發揮棒球所長,在未來發光發熱。如果不是因為我認識棒球、喜愛棒球,在陪他們看到理想未來的路上,我可能沒辦法這麼投入與專注。而這份投入與專注,可能就是促發改變的一個重要契機。(即使我們對他的世界並不瞭解,也盡可能的以開放的心和想像力去補足)

「我希望未來在國家隊能看到你的名字」比起「你不要變壞就好」,是不是令人振奮多了?

也許有人會問,如果他的渴望是「我要有錢」,該怎麼轉化成正向的期待呢?每個人都喜歡有錢,因為我們腦中有金錢可以買到哪些幸福的想像。每個人幸福想像的內容有個別差異及獨特意義,對他而言是幸福的事情對你而言可能不是。

真正讓我們感到幸福的是那些想像的內容,而非金錢。像是「有錢我就可以買棟大房子」,但繼續問下去,買大房子是為了「全家人可以舒服快樂地住在一起」,這個才是最能喚起其生活動力的生命渴望。(或許有人光是擁有金錢本身就能帶來完全滿足,但多數人並非如此)

非行少年所處的世界可能有各種偏鋒、非法捷徑,但其最終的理想可能與你我類似:都是希望能「獲得他人的尊重,與自己所愛的人快樂地一起生活」。要他們短時間就放棄非法的偏鋒、抄捷徑很難,但轉化成正向期待的第一步,就是能一起看到他的渴望。

現實治療講的Quality World及Picture Album,就是想傳達這樣的觀念。

因為,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生來是被人祝福的。

名詞解釋

非行少年:「非行」是指違反法律與社會道德的行為,而「非行少年」則是依據少年事件處理法之規定,12歲以上未滿18歲之少年,有犯罪行為或犯罪之虞者,成為觀護處分之對象。

 

📍本文經林維信心理師授權同意轉載,原文見以下連結: 

隨時接收更多育兒文章 👉 加入好友

奶熊工作室|整理Byacing

本文經林維信心理師授權同意轉載。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