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日常分享|透過對話與參與,引導孩子自己做決定

2019/09/16

暑假的最後一天,當小學老師的太太因為要預備開學忙到昏天暗地,就由我負責帶兩個小鬼出遊散心,抓住夏天的尾巴。我們選定的地點是台北市兒童新樂園,不知是否大多數父母已經都氣力放盡,而孩子們都在趕工暑假作業的關係,整個兒童新樂園小貓三三兩兩,我們三人度過了非常愉快的一天。過程中六歲的女兒阿聆跟我鬧了點脾氣,我們也進行了一段親子間的討論,我想跟各位分享這段有趣的對話。


事件的背景是這樣的,我給兩個孩子都買了一日票卷,也就是250元可以無限制地遊玩大多數遊樂設施,加上樂園裡沒有什麼人,照理講應該可以玩得很盡興才對。但妹妹阿聆卻總是挑選那些要額外付費的設施與活動,例如拼豆作品、跳跳床之類的,即使我已經多次向她說明我婉拒的理由,她仍舊不放棄的想要再向我爭取看看,然後在我拒絕之後擺臭臉給我看,鬧得我們雙方都有點不愉快。在午餐的時候,她又再提出一次要求,我決定跟妹妹進行問題解決的對話討論。

阿聆用撒嬌的口吻說:「爸爸!我們真的不能夠去玩拼豆嗎?」

我已經被問得有點不耐煩:「阿聆!妳已經問過我很多遍了,我不是已經跟妳說不行了嗎?!」

阿聆不放棄地問:「為什麼不行?我真的很想玩拼豆!」

我在她身邊蹲下來回應:「因為我們今天買了一日的票,這是有點貴的票,讓我們可以玩很多很多的遊樂設施,所以我覺得不該再額外花錢玩別的付費遊戲!」

阿聆:「可是那些遊樂設施我都玩過了!」、「我現在想玩的是拼豆!」、「我又沒有說想要買這個貴貴的票,那是爸爸你決定的。不是我決定的!」

聽到阿聆這麼回應,其實我心裡很不高興,感覺她在指責我;也生氣她不該這麼不知感恩且總愛抱怨。我知道當下如果立即回應她,大概只會變成是對她無效的說教與叨念。我決定先冷靜一下再給予回應。

我:「我很難過聽到妳這麼說,我現在需要想一想才能夠好好回答妳!」

(接著我起身牽著兩個孩子,走向下一個預定要玩的遊樂設施)

(又過了一陣子,我覺得自己想清楚了,找了一個路邊的椅子,坐下來跟女兒討論)

我舉起手上那個手環狀的一日票:「阿聆!妳說得沒錯,這個貴貴的一日票,是爸爸決定要買的,並不是我們三人一起討論的結果!」、「所以妳說不喜歡爸爸這個決定,爸爸可以接受!」、「既然是一起出來玩,妳當然可以表達怎樣玩才符合妳的需要!」、「今天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都已經中午了,但我們下次可以修改作法!」

阿聆對我的表白有點驚訝,帶著好奇問:「像是可以怎麼修改?」

我:「我把做決定的權力交給妳,爸爸仍舊願意花250元買一日票卷,但若是妳希望有更多決定的自由,妳也可以只買15元的入園門票,然後剩下的235元,自己決定要玩哪些設施或是活動?」

阿聆眼睛一亮:「連拼豆活動也可以?!」

我:「沒錯!但妳要先考慮清楚,因為如果妳把金額用完了,妳就只能看我跟哥哥玩了!」、「然後因為那是要拿來玩的預算,不可以把錢拿去買零食跟玩具!」

阿聆:「像我們現在玩得這個設施要多少錢?」、「拼豆活動一次多少錢?」

(阿聆請哥哥阿言跟她一起計算,如果沒有買一日票卷,我們今天每人會花費多少錢!)

(我們還一起去了拼豆攤位做了價格調查)

(然後我們三人回到原地接續討論這個討論)

阿聆:「天阿!做拼豆好貴,我只是做了一朵花,就要花掉200元!」、「然後我只剩下一次摩天輪還有一次小飛機,就沒得玩了!」、「那我不就整天都只能看著爸爸跟哥哥玩嗎?」

阿言:「而且妹妹!如果我們沒有買一日票的話,現在我們已經坐的設施,已經超過300塊了,所以即使妳沒有做拼豆作品,妳一項項玩可能中午前就沒有得玩了。」

阿聆:「我不喜歡這樣,來遊樂園就是要全家一起玩!」、「我不喜歡自己一個人在旁邊等待!」

我:「無論你們的決定是什麼,爸爸我都願意尊重與支持!」、「我也該提醒自己,多讓你們參與家裡決定的討論,這樣你們可以有更多的學習!」

 

【解析】
多讓孩子參與決定的制訂過程,然後把做決定的權力還給孩子
很多時候親子間的衝突,來自於親子雙方想法與價值觀的差異,我們做父母的總會在設想各種可能性之後,做出一個我們覺得對孩子最好的決定。但孩子未必會領情與感恩,因為他們沒有參與整個思考過程,所以很難感受到父母的善意,反而覺得父母對自己過於管控與干涉。我們家的習慣的作法是,父母有責任畫出一個明確的範圍,例如在遊樂園中就只有250元的預算;然後孩子在這個範圍當中,可以有充分的自由去思考,在這個預算下,如何做決定才能讓自己玩得開心。父母的責任不是說服孩子接受自己的決定;而是跟孩子一起討論與對話,讓孩子學著找到自己的決定。

 

📍本文經作者授權同意轉載,原文見以下連結:

隨時接收更多育兒文章 👉 加入好友

奶熊工作室|整理Byacing

本文經作者授權同意轉載。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