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在不合作、不遵守規則、對抗、挑釁時,該怎麼辦? (三)

2019/08/29

孩子在針對的,往往是他心中的「那個大人」。

一、相信孩子負面情緒的背後,是來源自於他的不安全感,不見得是要針對你

孩子的情緒反應,的確是受到剛剛環境的刺激所引起的。但他這種因應方式不是此刻才有的,這是過往就有的,現在只是自動化出現而已。如果過往大人在限制他的行為時,說了狠毒羞辱的話,而且還揍他,他就自然習得「大人限制我的行為,就是討厭我、要否定我、要懲罰我」。於是當你對他的不當行為設限,他就暴跳給你看,要跟你槓到底,即使你打從心底沒有這樣的意圖。

如果他不先把任何大人都套進那個模子裡,他覺得可能會被傷害,他要自立自強,他要先下手為強。他的不合作就是他在保護自己的企圖。不安全感的源頭就是怕被傷害、怕被否定的恐懼。我們的回應就是要試著緩解他的恐懼。

二、我們的規則還是要讓他遵守,只是讓他不會有被否定、被指責、被排除在外的感覺

我們不能毫無原則,或是不一致地執行我們的原則。
所謂的不一致,像是心情好就大開方便之門,心情差就跟孩子堅持到底;或是孩子一直盧你凹你,你心軟就答應他的要求。

後來的確會演變成得寸進尺。因為他沒有被好好設限過,他沒有行為的界線範圍,我們如果沒有一致地執行我們的原則,孩子只會把整件事情想成:今天到底能不能搶到他想要的,而學習不到背後的意義。每次的凹、盧、生氣,都是一場戰爭,結果只有「得到」或「沒得到」兩種而已。如果他只能這樣思考,你當然成為他所針對的敵人(因為是戰場嘛)。

但要讓他「遵守規則,又不讓他有被否定、被指責、被排除在外的感覺」,這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沒辦法一次讓孩子學會規則是很正常的,大人先不要急著否定自己。

因為大人的安全感,就是孩子安全感的來源。

大人覺得自己不好,大人沮喪、覺得難過、感到急躁、不知所措、憤怒..….我們心中一旦出現「你到底想怎樣」、「你為什麼就是這麼不聽話」我們就無法在穩定的情緒下做出回應和處置,也無法在穩定的情緒下接收到孩子不安的訊息。這樣即使我們回應的話語講得再漂亮,效果仍是大打折扣(這就是諮商訓練裡常說的:態度比技術重要)。

記得,我們最重要的目的應該是:
「讓他有機會處理自己的情緒,並且適應當下這個情境。」

不讓他有被否定、被指責、被排除在外的感覺,也是依循這樣一個目的。我們的規則有沒有執行到最後,不是絕對不可撼動的事。但是我們一定要讓孩子感受到,我們對規則是在乎的、是認真的、是非常重視的。只有極少數的例外,我們才願意讓它打破規則(而且下不為例):
1. 與安全有關。
2. 孩子非常非常在意的事物(或恐懼),而這事物對他是有益的(或是這恐懼會立即讓他產生極大情緒的)。

而且開放規則之前,一定要讓孩子明白我們的考量:我們為什麼會願意破例?因為我在乎他(不是我溺愛他)。

如果你沒有讓孩子明白我們的考量,沒有讓他明白我們很在乎他,就不要開放規則。因為他沒有藉著瞭解大人的感受,去擺脫過往他「戰場」的反應方式,我們的破例變得一點意義也沒有(而且會帶來得寸進尺的可能危害)。

注意到了嗎?讓他瞭解大人的感受,是為了增加孩子的安全感,並協助孩子脫離自我中心,意識到這世界還有別人的存在,而且這些人不是都要與你為敵。

開放的事物要對他是有益的,所以孩子在凹他最愛吃的,凹他最愛玩的玩具、電動,這些都不該答應。如果他很想參加他最好的朋友的慶生會,或許可以考慮讓他參加(即使他違背了先寫完功課的規則,但他要能提出事後彌補的方法,並且做到)。

這個例子,我們也許可以這樣回應:
「你沒有先寫完你的作業,但你又很想去參加朋友的慶生會,怎麼辦?(停頓一下。孩子可能會說:『可是那個xxx他家就讓他參加… 或是 我晚上會把作業寫好的….』。我們不對此回應)。」

「你知道嗎?我擔心的就是你沒寫作業就先玩,你可能晚上會邊打瞌睡邊寫作業,這樣寫不好作業,而且很痛苦。但我知道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不能參加他的慶生你會很難過,我不願意看到你很難過,我很在乎這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大事,但我也很重視我們之間約定的規則,怎麼辦?(停頓一下,孩子會提出彌補的方法,這時候才要討論他提出的方法)」

如果孩子回家後,沒有要好好寫作業的樣子,你可以心平氣和地說:
「我很重視你的大事,而我們之間的約定對我來說很重要,你還記得你說你要做什麼嗎?」如果孩子沒好氣地去寫作業,就暫時放過他。作業如果照他約定的時間寫完,就去肯定他(藉此,將這次經驗轉化為遵守承諾的一次成功經驗)。

如果孩子還是拖拖拉拉愛寫不寫,很顯然違背了他自己提出的方法,你可以心平氣和地說:「我不知道這次寫作業你遇到什麼困難?過去你是能寫好的。我看到你沒有照你提出的作法去寫好作業,我感到難過。早上我明明知道有可能會是這樣的結果,我還是讓你去了,因為我重視你,可惜你沒有重視我們的約定。」

 

記得,我們的行為比我們的言語還重要。心態上、行為上我們有沒有為他設想、希望他進步,比我們的回應中出現多少「重視」要來得重要。

哪些情況該破例,沒有一體適用的標準。孩子提出的彌補方法做到什麼程度就可以放過他,也沒有一體適用的標準。因為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特性和情況,端看你覺得他在情緒上、行為界線上,有沒有比之前更進步一些。

儘可能我們要堅持我們的規則,作法上大致有四個部份:
1. 他此刻沒有做的很好,我們讓他知道我們注意到這個狀況。
2. 說出他背後的善意可能是什麼。
3. 也說出我們的困擾。
4. 留給他一些轉圜的空間和時間。

以上四個部份及剩下兩個原則的詳細說明,我留到下一篇。

 

📍本文經林維信心理師授權同意轉載,原文見以下連結:

隨時接收更多育兒文章 👉 加入好友

奶熊工作室|整理Byacing

本文經林維信心理師授權同意轉載。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