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傷害我的老師

2018/07/12

小時候有段時間,家裡有狀況,姊妹倆分別給娘家不同人帶,雖然沒有一家人在一起,但也是衣食無缺,還被視如己出。我妹還可以搶幾乎同齡的表姊的奶來喝,在底片很貴的年代也有不少照片(超可愛);我唯一一次挨打是我差點走丟的時候(我趁大人午睡時偷跑去雜貨店買巧克力了,買完還不回家,超欠揍),我唯一一次挨罵是我爬二樓的陽台,差點摔下去(我真的超皮)。看這娘家後盾有多強大。到現在我都嫁人了還是疼我們姊妹喔!(得意)

但是外人不是這麼看,當時我念小一,那個班導,常常稱呼我為「那個沒父沒母的」,甚至認為我字寫不好是因為沒父沒母,當全班面前罵我。小朋友不懂事,當然因此被霸凌,有一次有兩個男同學要搶我零用錢,被一個早起送兒子上學的家長目睹,非但救了我,還等到老師來告了狀才走,離開前摸了自己兒子的頭還揮手跟我說再見。沒想到,老師拿著藤條來我旁邊,說:「誰准你帶錢來上學的?」然後我就挨打還罰站。

當然我不是省油的燈,別看我現在個子不高,小時候女生本來就長比男生快,加上我又夠凶狠,兩個打我一個,我都可以勢均力敵,雖然常被搶零用錢、文具,但是我多搶幾包科學麵回來也就沒人敢欺負我了。甚至有一次兩個打我一個,其中一個還被我推進水溝,橡皮擦不還我,我就去他們座位上搶了兩個橡皮擦(撥劉海)。

最嚴重的是有一次,我跟同學在玩(對!我有朋友!還會保護同學呢!)奔跑時跌倒撞到眼角,立刻鮮血直流,因為傷口旁邊就是眼睛,所以全部的人都以為我撞傷了眼,保健室阿姨緊張地用台語說要先叫救護車再打電話給家長,我的班導在旁邊,用非常清楚的音量說:「送醫院如果要我們出醫藥費怎麼辦?她沒爸媽耶!」

對!那是沒有健保的年代,然後呢!那不是好險我沒有撞瞎眼,不然哪等得及這樣折騰?還要我忍著淚,用沾滿鮮血的雙手從書包裡面翻出舅媽的電話,打電話給我舅媽,那不是好險舅媽在家,如果真的沒有聯絡到人,就不送醫了嗎?還好我眼睛沒事,只在眼角留了個淺淺的疤(如圖)。

後來有一次考試,全班六十個小朋友,老師把第一到十名的座號寫在黑板上,說剩下的都是第十一名。然後,換行之後寫了12.後面是我的座號。這老師是有病是不是,要是現在有智慧手機的年代,光是黑板上這工整明顯是大人的字跡,寫著一到十名還有第十二名的座號,就算沒有補那一句「剩下的都是第11名」也夠讓她斷送教學生涯了不是嗎?

為人師表,我呸!仗著我們年紀小,就算要告狀也講不清,就這樣隨便糟蹋人!不過我自己也都不敢告狀就是了,打架都打贏了,哪還敢告狀阿!現在長大了,有了我自己的孩子,我非但要保護他,還要教他保護自己還有身邊的人。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