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被需要肯定的時候

2018/07/06

說到成長期最傷人的一句話,那是一輩子忘不了的傷害,雖然我並不是成績名列前茅的優等生,但求學以來也絕不是只要PS過關的人,而且做事嚴謹是個有誠信的人,從國小開始一直深受老師信任,直到長大出外求職也是受到上司信任的。

但傷我最深的卻是我小時候最敬重的職業”老師”,那年我15歲,遇到了第一屆的學力測驗,說白一些,也算是教育上的白老鼠,在充滿不確定的大考過後,我獲得了不錯的成績,也順利備取上第一志願的高中,原本看似美好的結果,卻只因為一句話變了調。

國二那年,導師因為家庭因素離開了學校,所以在國三時我換了一個導師,原本我以為她是一個很認真的老師,因為她說為了更了解每位學生,所以要利用僅剩的一年到每位學生家做家庭訪問,在學測過後才輪到來我家家庭訪問,我並沒有在現場聽老師和媽媽的談話,但那年紀總喜歡偷聽,所以我在房間的門邊偷聽他們的談話,結果老師跟媽媽說了一句傷害我一輩子,也間接影響到往後我做決定時的態度,她說雖然我順利備取上高中,但以我的能力未來也只是很辛苦,他自認為以我的能力並沒資格上那所高中,但我上的高中並不是什麼眾所皆知的明星高中,也不過是我們縣市的高中罷了,在當時最敏感的年紀,對老師的信任卻換來被否定的態度,心真的很傷很傷。

上高中後,心中一直被這句話影響,漸漸地也不想讀書,有一種認真讀書也是沒用的感覺。高中3年就像是得過且過,過得去那就好了。高三又遇到了大學學測,在學測之前必須先選填志願交給學校評估,學校為了擁有好看的升學率,又再度選擇犧牲學生的權益,我所選填的志願全被打了回票,其實我也只有第一志願選填國立大學,其他的都是私立大學,一氣之下又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一句話,所以最後我拒絕了所有的推薦徵選機會,就算老師最後妥協讓我選擇自己喜歡的學校填志願,我也一概回絕,我決定放手一搏用最後一次的大考決定自己的下一步路。學測成績出來後,我又獲得了不錯的成績,這樣的成績是有機會上國立大學的,老師也一直覺得很可惜我沒去推薦徵選,但當初的我並不後悔,因為我不想再被學校利益主導,最後一次大考出來後,我考得並不理想,最後上了一間默默無名的私立大學。

如果你問我還會選擇跟當初一樣的路嗎?我會告訴你不會,經歷了社會歷練,發現自己錯過了很多黃金時期,我為了一個認識不到我一年的人斷送了高中三年的時光,也為了那句話再度斷送了擁有較好學歷的機會,但當初的年紀又何嘗會想到往後的一切呢!但我在這段人生旅程中學到一件事是學會看淡別人對你的評價,學會為自己創造自己的價值,但這些都是經過社會歷練後的醒悟,在年紀還小時,真的很需要別人的肯定與讚賞,我一直不是一個無法接受批評的人,但我希望在努力過後當獲得成果時,別人也能適時給予肯定,因為這能激發更多的動力。但也因為受傷過,現在為人母的我也更重視這一塊,除了處罰分明,也不忘用肯定去鼓勵孩子努力過後的成果,不管結果是好是壞,我希望未來我是她們的諮詢者,而不是斷定者。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