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為媽媽的奇妙旅程

2017/11/07

變身為媽媽的奇妙旅程
我與老公大學認識走了10年在我29歲時嫁給了他,現在社會風氣開放,公婆對於這10年一次意外都沒有深感好奇,但我從沒說過在我心裡生孩子與結婚是兩碼子事,婚前已經跟目前的老公溝通好了,結婚絕對不會是為了孩子。
走入婚姻後,1年多肚皮依舊沒有動靜,我與老公兩人對於孩子可有可無,不過在長輩的期盼下我選擇自己較能接受的中藥調養身體的方式,默默過了半年幫我們夫妻倆調養身體的老醫師說身體狀況已經沒問題了。接這那就是緣分囉!我這樣跟老公說這。
就在我們調養半年後的一個夜晚,也就是2016年的年初,我做了一個夢,這裡我要先述明我的家庭只有4個兄弟姐妹,夢境的內容是這樣的我夢見已經去天堂享福的媽媽帶了一個小男孩出現在一棟高樓裡,在夢境裡小男孩是媽媽第五個小孩,高樓內空蕩蕩的給人一種不好的感覺,只知道媽媽希望我帶著小男孩趕快離開高樓,夢境的最後是我抱著小男孩離開了高樓,醒來後我想著這難道會是胎夢嗎,但為何夢境裡的小男孩是媽媽第五個小孩,對於這個看似胎夢的夢境我充滿了疑惑。就這樣日子默默過了2個月,肚皮依舊沒有動靜,而我也漸漸淡忘了這個特別的夢。
直到2016年年中時,我回娘家看望爸爸與姊姊、弟弟,我的二姐跟我說她做了一個夢,她夢見媽媽帶來了一個小男孩在夢境裡他依然是媽媽的第五個孩子,媽媽希望二姐能好好照顧這個孩子並且一定要讓我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但夢境的場景已經從不舒服的高樓裡來到了有微風的青青大草地,二姐也覺得是胎夢所以她跟我說她做了這個夢,因為家裡只有我有結婚而已,這時我想起了年初時做的那個夢,發現夢境居然出現了一些巧合,因為在這之前我並沒有跟任何人講過關於我做的那個夢。於是我向二姐講述了我做的那個夢,我們都覺得很神奇也許是胎夢也許是媽媽想要傳達什麼給我們。但那時的我不知道原來肚皮也已經悄悄有動靜了!
時間追回到我回娘家的前一個月,因為一個大學要好的同學遠嫁到宜蘭我與老公討論著是要坐火車還是高鐵要不要過夜隔天再去別的地方走走,因為難得一趟出去那麼遠了,那時我與老公住在高雄,就這樣討論著在距離喜宴的前一個禮拜,老公說不然騎機車去好了然後就環島一圈回來雖然這突如其來的結果讓我著實驚訝了一下,但最後還是決定環島去了,第一天我們就直接從屏東殺到宜蘭,從早上5點多出發到下午5多抵達民宿,到達民宿後清洗了一下就又匆匆的趕赴喜宴,喜宴回來兩個人已經累癱了,但也不知哪來的原因,老公明明累得要死卻有旺盛的需求,結束後老公真的可以說是1秒秒睡,我們選擇了在宜蘭多待1天到處逛逛,第二天晚上我們逛完知名的羅東夜市後老公提議騎著車在宜蘭市區亂晃
我也同意了,我們晃著晃著遇到了紅燈,突然我從頭到腳狠狠的打了一個冷顫,那時是7月非常的熱,這時我才發現我們停紅燈的旁邊是一間廟宇,但當時已經晚上了又是側邊我也不知道廟裡拜的是哪尊神明,我看四周車水馬龍想說我也沒怎樣一句話都不敢說,但我沒有那種體質所以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覺得很不尋常,直到我們離開了宜蘭我才跟我老公提這件事,但回來後身體似乎也沒有任何的不適,我也就沒在意了。
時間再回到回娘家的那個月,約是環島後的1月,其實這時的我月事已經晚1個禮拜了,但基於上個月也晚1個禮拜驗完後就來了,所以我想說等晚兩個禮拜再說,就這樣兩個禮拜後真的都沒來,就去藥局先自已驗驗看,沒想到真的是兩條線。懷孕後老公才跟我說他們公司最近環島完的夫妻幾乎回來都會,嘿嘿多個孩子,哪那多巧合。
孕期的開始很順利,雖然有些不適但還可以接受,但到後期我的胎盤開始快速鈣化,寶寶的體重也開始嚴重落後,眼看在1個月即將卸貨,除了寶寶體重不夠外,胎位不正加臍帶繞頸兩圈我好像也別無選擇只能選剖腹產了,就在決定要去看日子的前1個禮拜,這天突然覺得肚子很不舒服,但離產期還有1個月左右,想說也有可能是假性陣痛,但保險起見我們還是前往了醫院,我和老公兩人就緩緩的搭上捷運到醫院去,到達醫院後護理人員為我做了一些檢查,一開始產道並沒有開,宮縮也還好只是有點不正常,所以護理人員請我再多測量半小時,突然間羊水就破了,第一次感覺水湧出止不住原來是這樣,護理人又為我做了一次檢查,說產道開了,阿…這是我當時不知所措的心情,護理人員請主治醫生來了,醫生看了一下超音波,只說了胎位不正你的週數不適合在安胎了直接推進去剖吧!好,好像我也只能這樣回答了,就在我和老公覺得只是假性陣痛去醫院安心一下而已就轉成要生了。
孩子平安出生了,我和老公也成為了大家口中的新手爸媽,從還沒懷孕到懷孕到生產這孩子的出現與出生充滿了很多的不可思議與措手不及,而且最後那個巧合的胎夢,也不知代表著什麼,因為我生的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兒。

本文章為創用授權,轉載請註明本站出處。

精選文章